您的位置: 首页 >健康 > 正文

虽然高龄,我也是“二胎”她妈

2018-04-16 14:01:34来源:

原标题:虽然高龄,我也是“二胎”她妈

二胎来临,在社会上掀起不小的波澜。各路人马争先亮相: 有作壁上观的90后;有从容应对的80后;也有手忙脚乱的70后。 时至今日,二胎的话题似乎已经淡去,凸显出来的是响应“号召,”挺着将军肚的二胎妈妈,以及网上晒娃的为数众多的“孩奴”。在是否生育二胎的问题上,我一直是“主生派”。

因为,虽然高龄,我也是“二胎”她妈。

“二胎”的感受,可以说是累并快乐着。

亲情记录,这是其中一篇。

俩女儿经历了5周的分离(在国外两地留学),又在异国的一个城市会合了。这样分分合合,就像五线谱上跳跃的音符,组成了23年的别样乐章。

在很早的时候,你二人住在一个房子里,与老妈共同经历了十月怀胎。二人并不老实,进驻的时候让老妈期待已久,住下后又让老妈心惊肉跳。以至于从备孕、怀孕、保胎、分娩,整个过程在妇产科的三个病房住了一遍。

老妈是个粗心的人,孕期既没有按时产检,也没有做过什么筛查(那时也没有),既没有按时观察胎心,也没有进项什么胎教:比如隔着肚皮唱歌听音乐讲故事等等。这是不是为你两个最终没有成为学霸,唱歌还跑调埋下伏笔就不得而知了。记忆颇深的是在你俩进驻快三个月时,突然出现异况,老妈坐着老爸的破自行车直奔医院,破窗而入做了个B超,然后破窗而出,就直奔病房住院啦。当时,老妈就一个心思,过了这个村,不知还有没有那个店,不管是狗是猫,给我留下就好。一直到怀孕4个月,一向苗条的老妈穿着裙子腰像水桶,再做一个B超,才知道我这是个标准间,有了两个房客。在惊风剑雨中你俩渐渐长大。十个月的经历,你俩不分彼此,互啃脚丫,互舔屁屁,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带着满脸的胎粪,破肚而出。这一段时光,也算是你俩姐妹情深的雏形了。

由于保姆不好请,你俩1岁8个月就进了幼儿园。入园时,你俩刚刚会蹲下嘘嘘,话还不会说。三个月后,一次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是谁,看到经七路旁林立的脚手架说了一句:大老吊。惊得你老爸差点从自行车上掉下来。那时你爸一辆车子一前一后带着你们,老妈只是骑着一辆绑有儿童椅的自行车装模作样。谁让你妈是老独生子女,娇生惯养,不会带人呢。是你俩成就了妈妈能骑上带有儿童椅的自行车,妈妈好知足。

托班、小班、中班、大班,上了一圈,一个没拉。等着升到大班,你俩都成了老职员了。班中一些细小的杂事都能帮老师圆满搞定,有了在园中自由行走的一点小特权。老师对你俩也是极好的。以至于你俩认为上托儿所就是上班,哪有哭闹打滚不去之理。每天早晨,我们一家都是第一个到达。这一习惯一直延伸到现在。无论是上学,还是进补习班,学不学另说着,绝对会提前到达,不会迟到。我只是担心,搞对象时可不要这样,女孩还是矜持点好,晚到几分钟才对。

那阶段我与你老爸最辛苦,记得有一次下雨,眼见得上班时间一到,不走不行(有什么不行!),于是穿上大小雨衣,冒着倾缸的大雨,开着那辆残疾人三轮摩托车出发了。还没走出一站路,都已经浑身湿透,岂止一个落汤鸡可以形容。晚上回家,八里桥水深及膝,好多汽车都趴了窝,我们的残疾人车却一路乘风破浪。晚饭时好喝酒的老爸第一杯酒经敬给了三轮车。还记得那个大包袱吗,大包袱里有你俩的护膝,围脖,口罩帽子,还有型号为150的长及脚踝的两个大羽绒衣,每天带着这一套行头,“奔驰”在济南的大街小巷,也算是一景了。

紧接着,你俩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成长的需要,我们要求把你俩分到不同的班里。小学时代,你俩可以说是活跃分子,大名有谁不知!你妈曾放出豪言:经五路小学的三道杠,我家有两个!每周的升旗活动,那次少了你俩?从刚入学时的积极搞卫生,到上学路上维持秩序,你俩也算是从基层做起,依靠个人努力,一步步爬上领到岗位的,老姐最后官至大队长,老妹是大队委员。当然,其中少不了老师的亲情提携。可能因为妈妈小时是一个乖乖女,生活社交圈小,认为这种情况并不好,所以对你俩的课外活动特别支持。妈妈时常反思,这种支持是不是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如果还能从头再来,老妈一定会有所改进。

小学六年,二人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事情。老姐的的凶悍,强势成了她的第一张名片,成了同学区分姐姐妹妹的标准。老姐有花10元钱将妹妹的照片从小男生手中买回来的壮举,将一瓶水倒入男生脖子的大胆行为。老姐的强势是否也为进入高中担当校刊“社长”打下基础。

老妹的桃花运好像是从小学开始的吧,有小男生私藏你的小照,有小学墙上的粉笔表白。当然老妹也有辉煌时刻,好像有一年考试还得了班级的前几名,还有区级十佳少年的奖品和 一个“重大专利项目”。那半年几乎天天收到不少的信件,抬头都写着“**女士收”,让她着实自豪了一番。

老妹没有老姐强势,有一次,受同桌小男生欺负回家哭诉,老姐没听完,抓起电话就给小男生打过去,声色俱厉,老姐的狠劲还没使完,老妹就哭着说道:其实小男生没有那么坏,还经常给我讲笑话。

小学时期,难为作为“乖乖女”的老妈对你俩进行的是颠覆自我的教育。决不能受欺负,如有人惹咱,一定要在人多的地方反击,打不过也要虚张声势。下次再有人惹咱,他也得琢磨琢磨。

初中,你俩又分在了一个班里。高中你俩又经历了先分后合的过程,最后直接做了同位。老师怕你俩考试时互相抄袭,建议分开,你的老妈还自信的给老师说你俩不会。现在想来傻不傻?

这是在你俩第一次伦敦会合写的,想写到大学,但想来工程浩大, 就到这里吧,初中以后的事情由你俩自己续写。

不对之处请指正

如有疏漏请包涵

相关阅读

  • 行业资讯
  • 医院新闻
  • 健康知识
  • 养生讲堂
  • 心理咨询
  • 饮食营养
  • 就医指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