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话题

对话深圳网红医生:离开公立医院9个月 我经历了什么?

[日期:2016-12-02] 来源:  作者: [字体: ]

几个月的时间,“小儿外科裴医生”也成为微博“大V”,建立起个人的医师品牌。这在医学信息良莠不齐,伪科学漫天飞的当下,赢得了大批的拥趸,成为深圳最具网络影响力的一名医生。

  几个月的时间,“小儿外科裴医生”也成为微博“大V”,建立起个人的医师品牌。这在医学信息良莠不齐,伪科学漫天飞的当下,赢得了大批的拥趸,成为深圳最具网络影响力的一名医生。

  大“V”始于“八毛门”

  2011年9月,一个出生仅6天的婴儿因无法正常排便,来到深圳市儿童医院新生儿外科,医生建议做造瘘手术,预计需要几万元费用,被患者父亲拒绝。然后到广州另一家医院,医生开了0.8元的石蜡油,缓解了部分症状。

  这让家属误以为深圳市儿童医院当初是为了牟利才提出手术治疗。于是,轰动全国的“八毛门”事件爆发,深圳市儿童医院被推到了舆论风口浪尖上,受到网民抨击。

  患儿入院的那晚,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裴洪岗正在值二线班,他了解孩子的病情,当值医生也做了很好的处理,但他没有想到该这个患儿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为医院感到憋屈的他和一众同事实在无法忍耐,在网上发声,并很快转战新浪微博。

  他们试图以专科医生的身份,还原“八毛门”真相。即使最终婴儿被诊断为先天性巨结肠,其父亲也公开道歉,但“八毛门”已经在裴洪岗和同事的身上留下印记。

  “八毛门”这三个字不仅是裴洪岗首创,也开启了他玩微博、微信的新时代。

  “儿童腹股沟斜疝卡住了怎么办?”“鞘膜积液”“手术时机的选择”“当医生遇到自己孩子发烧”……

  一篇篇结合临床案例的科普文章在他的微博“小儿外科裴医生”和微信公众号上出现,也很快受到家长们的欢迎,成为他们的“育儿指导”。

  几个月的时间,“小儿外科裴医生”也成为微博“大V”,建立起个人的医师品牌。这在医学信息良莠不齐,伪科学漫天飞的当下,赢得了大批的拥趸,成为深圳最具网络影响力的一名医生。

  裴洪岗

  我辞职了!

  “作为一个医生,我在临床工作中看门诊,查房、做手术,救治了不少孩子,但这个数量和我作为一个育儿科普作者帮助到的孩子不是一个数量级别,我作为一个科普作者的价值已经远远大于我作为一个医生的价值。”网络科普的传播不仅让他感受到了公立医院难以见到的和谐医患关系,更让他看到医生的价值不只是在门诊和手术台上。

  彼时,他的微博粉丝逾41万,微信公众号订阅人数也超过12万,微博以及公号的累积阅读数量是2亿。“2亿阅读数功德无量,若是门诊累死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粉丝如此高度赞扬。而在原来的公立医院,他每天的门诊量是在七八十人次,高峰期最多可达100人次左右。

  今年3月,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工作已有12年之久的裴洪岗,在他的微信公众号“drpei”上发布《我辞职了》一文,他宣告离开体制,为创业做准备。

  今年5月,他和另一位在澳洲的医生“大V”韩珊珊一起创立了“怡禾健康”,与腾讯集团的“腾爱医疗”合作,提供线上健康咨询服务。成立不到3个月,“怡禾健康”就实现了收支平衡和盈利,成为少数在初创阶段就能盈利的医疗移动互联网企业之一。而他的拥有微博粉丝涨到了60万,微信公众号订阅人数也上涨到30万。

  线下诊所太难了!

  在公立医院工作十余年,裴洪岗无奈地看着病历越写越长,医生与患者之间的沟通时间却越来越短。残酷的现实是,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当下,病历往往成了医院和医生保护自己的最重要防线。他也深知,中国医疗的痛点是医患之间严重缺乏信任。

  学儿科8年,做儿科医生12年,裴洪岗不想放弃他所热爱的儿科职业。辞职后,他的计划是把当医生和做科普结合起来,开一家自己能主导的诊所,践行自己的医疗理念,为自己的患者提供“优质、专业、可靠”的服务。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诊所里面,医患之间是互相信任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裴洪岗在深圳、广州等地考察了一些民营医疗机构,他发现要开一家线下私人诊所比他想象中要艰难很多,“不仅要有医学方面资质,还要考虑审批手续、房屋租赁和经营管理等各方面,非常复杂。”裴洪岗说。

  在经历了选址、审批、成本核算等环节的考虑之后,裴洪岗估计,要开一家满足他要求的线下诊所,保守估计需要500多万元。高昂的成本让他不得不暂缓了诊所的计划。“一下子投入这么多,风险太大了。”裴洪岗说,虽然有不少风险投资也找上门,但他也拒绝了,“如果过早引入风险投资,就不能践行自己的医学理念了。”

  从线上做起,每天忙成狗

  幸运的是,在他准备开诊所的时候,腾讯集团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腾爱医疗”负责人也找上了他,邀请他一起帮助这个新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开拓线上健康医疗服务。

  于是,在线下诊所受挫的时候,他决定“曲线救医”,先利用自己线上的数十万粉丝影响力,与“腾爱医疗”合作,从线上开始创业。今年5月,裴洪岗和另一位远在澳洲的“大V”韩珊珊医生一起创立了“怡禾健康”,这是一家线上健康管理公司,在“腾爱医疗”技术团队的帮助下,公司在微信上搭建“怡禾健康”网络问诊咨询平台,提供付费的母婴健康咨询服务和科普直播。

  长期以来,我国儿科医生的工作特点是“三高两低”,即高风险、高难度、高投入、低满意度、低产出,医生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与回报严重不对等,这导致近年来儿科医生流失严重。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和中华医师学会儿科分会的调查,近3年,被调查的14省份中,共计有6000多名儿科医生离职,其中917人干脆离开了儿科领域。

  不过,移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让儿科医生大展拳脚的空间越来越大。在新媒体上做科普、与患者互动、提供健康咨询服务,越来越多的医生加入互联网医疗的阵营。对于年轻的医生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好事,通过互联网平台积累更多的患者和人气,可实现创业和自由执业的理想。

  裴洪岗说,虽然他已经有不小的粉丝群,但是一个人做科普和做健康咨询服务的力量很有限,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带动一批医生去开展线上科普和健康咨询服务,影响到更多的人。

  近年来,临床医学模式正在转变——从经验医学到循证医学,这个变化,很多一线的医生,尤其是年长医生们都还在适应过程中。裴洪岗认为自己身上的所谓“靠谱”标签,是建立在说任何话都注重证据的基础上。在怡禾健康这个平台上,他也希望将自己“循证医学”的理念传递给更多的医生,然后和这些医生一起去慢慢教育患者,取得患者的信任,改变如今的医患关系,同时也证明“坚持专业和优质的医疗服务一定有回报”。“在医生们的微信群里,大家经常一起互相讨论,学习各种国内外知识,也在和患者的互动中教学相长。”裴洪岗说。

  每天早上醒来,裴洪岗都会打开手机,在怡禾健康的服务号上回答家长发来的图文咨询。他每天放出的咨询名额一般只有两三个,每次收费150元,粉丝们要守候在手机前抢号,“零点一过一下子就没(名额)了。”裴洪岗说。由于主要精力放在公司和平台的经营上面,他每天只能抽空来回答线上的健康咨询。

热点专题